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死亡者的博弈(2)推理

时间:2021-07-03来源:严微追梦文学网

五、回归现场

  卓玲带我们走进老爷子的卧室。“我发现张国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蜡,这些蜡从什么地方来?刚开始我以为是有人使用蜡烛燃烧,一滴一滴滴下。后来我发现,这些蜡虽然滴在脸上,但是没有灼伤皮肤,说明这些蜡是远距离滴下来的,当到达皮肤上的时候,温度已经降下来,可依然软化。接下来我就发现老爷子卧室的床,正对头部的天花板,有一个凸出来的趋势。所以蜡从上面滴落这个推断一出来,我就发现天花板这个造型其实是人为的,在这个凸出来的地方被涂满了蜡。这些蜡起初因为开着空调,一直固状化。当张国进房后,关掉空调打开电暖器,这些蜡遇热液化,然后随着这个凸出来的地方慢慢滴落。软蜡聚集在脸上形成糊状,堵塞人的口鼻腔致其死亡。目前上面还残留了一些没有完全滴下来的蜡,和白色天花板颜色基本相同,不仔细看,没人会发现的。”

  我问道:“难道有蜡滴在脸上,他就那样躺着一点也不反抗?即使睡得再死,也会被惊醒的。”卓玲领大家走到床边,“你忘了,老爷子是一辈子研究医药的,所以他也能自己研究出奇特的配方。法医检查出来张国的血液里含有特殊成分,其实我们体内也有。当初大家觉得是水土问题,并没有深究。但我在书房里发现了老爷子的医药笔记,原来这种无害人体的成分源于一种药材。经过提样化验,发现我们这几天吃的井水,被人投放了这种药材。这种药材成分和另外一种成分配合后,会对人的大脑形成一段时间的麻醉。然后我发现卧室、书房,以及仆人死亡的那个房子里都有同样一种花草,其实就是他笔记中提起的含有另外一种成分的植物,它可以散发气味,将这种成分经过呼吸道摄入人体,再配合体内原有的成分对人造北京重点的羊癫疯医院 ?成影响。但是这种成分在麻醉人的大脑后,又会随人的呼吸以及毛孔逐渐散出体外。被麻醉的大脑进入深度睡眠,暂时是不会清醒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医在死者体内只能发现一种成分的原因。当然也就是说,我们吃了那顿晚饭的人,如果走进这两个房子,呼吸入另外这种成分,大脑都会被麻醉。”

  “张国被麻醉后,自以为是身体疲倦,于是条件反射地躺在了床上,进入了老爷子提前安排好的圈套里。”卓玲指着床头说,“枕头是特殊制造的,中间有个凹槽,是用来固定头部的。这个枕头正上方就是被涂满蜡的地方。这样,昏迷的张国面部就正对着上方的滴蜡,随后被憋死了。”卓玲停顿了一下,“老爷子赌在第一时间,这两个人肯定会有一个在自己的卧室住下来,那另外一个则会去书房。”

  卓玲带我们来到老爷子的书房。“同样的道理,张民进书房不久就被麻醉。他同样条件反射躺在躺椅上,躺椅头部的位置同样设计有固定头部的凹槽。经过仔细观察,我发现死者颈部的匕首根部有一截断开的线头,从截面看是被剪刀剪断。另外,我发现这个匕首是使用特殊的高硬质的材料制成,重得出奇。然后我发现在死者的头部正上方有一个挂式的老钟表。原来这个钟表被人做了手脚,里面没有秒针,另外时针和分针被换成了两把长短一样的小刀。当然,没有人会第一时间在乎这样一个钟表,这就为事前事后的伪装提供了条件。我想,当时老爷子将下方吊着匕首的绳子提前安置在钟表里面,然后给这个钟表设置了一个闹钟时间。入夜后张民闯进书房,麻醉后沉睡。当这个设置好的时间到达后,那两个伪装成时针分针的小刀便重合,剪断了连着匕首的绳子。绳子断开,特殊材料的匕首随重力迅速下降,刺中了正下小孩得癫痫与营养有关系吗?面张民的脖子。证据就是钟表里面剩下的半截绳子和匕首上的半截,刚好吻合。”

  “难道爷爷就不害怕其他人误入这个圈套?”娜娜问。卓玲回道:“这些设计源自于老爷子对儿子的了解。他赌老大和老二是绝不可能允许其他人抢在前面去卧室或者书房。三儿子和女儿因为孝顺守灵也绝对不会去,起码不会第一时间去。”

  “那仆人可以提前不通知我们爷爷自杀,带一些值钱的东西早早离开,不至于现在动手啊?”娜娜问道。“这就是老爷子自杀的另一个高明之处。仆人面对这样的情况,趁机敛财逃走,那就是相当于告诉别人老爷是他害死的。再说地契房契和遗产证明他肯定也不知道放在哪里,所以只能静观其变了。”卓玲带我们来到第三个命案现场,“当他感觉老爷子被证明确实属于自杀,尔后老大老二死掉,于是他决定带走一些东西离开,这些东西,当然藏在他死去的这个屋子里。”

  “我们在他尸体的衣服里发现了一个小罐子,里面装了一些小珠宝。珠宝肯定是他自己平时偷窃的,因为老爷子给他的是工钱,即使赏珠宝,也不会给如此多如此贵重。老仆人把这些东西放在这个平时没人进来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肯定也被老爷子发现了。老爷子是不会允许他带走的。”卓玲带我们来到房子门前。“老仆人进入这个房子后吸入散发的气体被麻醉,因为气体已经经过一天的散发,效果小了很多。老仆人或许当时根据自己的经验以及对老爷的了解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不是在犯困,而是中了麻醉。于是匆忙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后,准备逃出。然而却发现房门被人安了暗锁,出不去。但是这个时候,他需要新鲜空气来缓解自己被麻醉的症状,所以他就决定打破玻璃。当然他这个湖南治疗癫痫哪家好?行为刚好就中了老爷子的圈套,他在砸玻璃时,竟然发现这些玻璃是高硬质的材质,一般人根本砸不破,何况还是半个被麻醉的人。”卓玲说道。

  “那他已经砸开的那块玻璃呢?”娜娜问。卓玲笑了:“那是老爷子故意让他砸破的!那块玻璃是这些玻璃中惟一一块特殊的,中间是很普通的玻璃材料,但是四周却是硬质的,是故意让人单独制作好,安装在这里。老仆人因为半麻醉,双手使不上力气,所以慌乱中一气乱撞,刚好到这儿用脑袋砸开了这块玻璃,他并没有注意到,这块玻璃下端没有破碎的硬质材料,形成了一个类似刀口的断处,于是他马上靠近窗户开始换气。”

  “那他是怎么死的呢?”我问道。卓玲带我们走到那个窗口附近:“老仆人脚下有一块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板,下面和地面接触的地方安有滑轮。刚开始勘察现场的时候,这块地板已经移位,我以为是死者挣扎的时候,蹬坏了地板。老仆人刚刚将头部伸出这块被自己砸开的玻璃破口时,就立刻被脚下活动的地板滑倒。这一个滑倒可不得了,失去重心的力量使他一下将头部扎进破开的玻璃碎碴断口处,刀口的断开处很快就切断了他的喉管。随着他想努力站起来而导致脚下不停地打滑,脖子下就不停地被玻璃划开,轻度昏迷加上喉管割开的窒息,他已经没有自救的能力了。”卓玲停了下来,大家都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既然进房子的人都会被麻醉,那我们现在怎么没有受到影响?”我问。“我从老爷子的医书笔记上查到,这种植物的气味会在房门敞开的情况下随空气流动迅速散发,不会麻醉到人,再过一些日子就会自己枯萎,那时候药效随之消失。你说.会有谁在屋子里紧闭房门,等上几天呢?另外,我说乌鲁木齐到哪看癫痫病好了,这是老爷子最后的选择,最后一个赌博,他相信自己的老三和女儿,不会让他失望的!所以他对自己的这个赌博很有把握。”大家听着,都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六、意外的结局

  “老爷子故意将自己的死亡弄得很奇特,意料中会有警察前来验尸,细心一点的人会对他的身体异样部位进行检查。我多留了个心,发现老爷子嘴中稍鼓,果然在他口中发现了这张被包裹起来的字条。”卓玲边说边拿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团,递到了张军的手里说,“你看看吧。”

  我们都好奇地看过去,只见纸条上面写道:“军军、小红,很抱歉老爸没给你们打招呼就走了。但是你们要知道,这是爸爸惟一的选择,我相信我的做法是正确的,有些事情、有些人必须用死亡才能解决,别怪爸爸残忍。也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爸爸一直爱你们!我的那只金丝雀,它前几天腿部受伤了,替我照顾好它。”张军读着读着,泪水忽然狂涌出来:“爸呀,我不要你的什么财产,我只要你活着。”张红在一旁泪如泉涌。

  这个案子很快就告破了。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杀人凶手,想必法律上也没这样的案例,当然也没办法裁决。事情过去几天,娜娜忽然打电话给我们:“卓玲,你还记得那只爷爷遗书里提到的金丝雀吗?我们原来以为它真的腿部受伤,被爷爷包扎得很严实。今天给它换药的时候发现,那只金丝雀根本没受伤,它腿上包扎的东西是一封遗书、地契房契和遗产证明,遗书里面说明了所有财产是留给我爸爸和姑姑的……”卓玲没有继续听完娜娜的话,喃喃地说了一句:“这个,我倒真没推断出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