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冉冉百姓

时间:2021-07-09来源:严微追梦文学网

冉  冉

 

太阳红艳艳的,鲜亮。沈佳山喜欢早晨的太阳,一节一节地升起来,暖洋洋的,舒服。无论是万物复苏的春天,热烈无比的夏日,天高气爽的秋季,还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在沈佳山看来早晨的太阳都好,那太阳如刚刚顶出土的草芽儿,要多嫩有多嫩,要多鲜有多鲜,简直就是水灵灵的。每每沐浴在早晨的阳光里,沈佳山就把自己当成了一颗幼苗,别样地舒展。

一大早,沈佳山就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屏气凝神地看着东方的太阳,就那样一点一点地向上升起,心里荡漾着荡漾着。作为办公室副主任,沈佳山经常加班写材料,晚上加周日也加,加班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什么时候想吃就吃一顿。每次加班熬上一夜,沈佳山最大的享受就是等待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刻。在电脑前挖空心思地码上一大堆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不自在,手指僵腰眼子硬,各个关节如同打了石膏,直直的没有一点弹性,哪怕是少许一点都没有。每当这时,他连想死的心都有,面对冷冰冰的桌椅,和一行接着一行没有生命的文字,沈佳山没有什么成就感,其实很早时或者说最初时是有的,后来一丝一丝地给磨灭了。沈佳山经常莫名其妙地心灰意冷,他不知道要熬到啥时候才是个头,有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前生做了什么亏心事,今生才来忍受如此不堪的煎熬。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早上。

沈佳山目视着太阳,心里柔柔的。他七点半准时下楼,尽管有点恋恋不舍,可还是得下,为了填饱肚子。机关门前有一早点铺,都是他喜欢吃的土饭,炒莜面、小米粥、羊杂割、揪面片,尤其是那盘免费的烂腌菜,油炸辣椒泼在上边,红彤彤的暖呼呼的,是一种阳光的味道。阳光有味道吗?当然有。早上的阳光是甜的,中午的阳光是辣的,傍晚的阳光是什么味呢?沈佳山有感觉,可总是琢磨不出来,其实夕阳的味道是很好闻的,可是,每次晚上面临加班写材料时,他都感觉那片阳光是一种苦涩,这是夕阳的味道吗?

癫痫药物有哪些及作用

吃过早点,点一颗烟边抽边往办公楼里蹭,步履沉重。沈佳山很害怕上班后去给局长交差,忙忙呼呼一晚上,也许领导一句话就给毙了,也许会在自己打好的材料上画个乱七八糟。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一晚上的心血,搜肠刮肚容易吗?有时候为了一句话,会烧掉三五颗甚至六七颗香烟,把烟蒂接在一块,都比那个句子长。偏偏这句话就那么被领导轻轻地一划,就拉掉了。跟从自己的肋稍割肉似的,心疼,一阵一阵的。然而,心再疼也只好忍着。沈佳山清楚,在单位领导永远是对的,永远比别人高明,所说的一切那就是圣旨。别说他一个副科,就是科长、副局长们也还不是乖乖的唯唯诺诺的,腰杆子硬不起来。

局长的办公室很大很敞亮,办公桌也很大很宽敞。每次沈佳山敲门进去,眼前就是一亮,有一种站在早晨太阳底下的错觉。只要局长一抬头,这种错觉就毁灭,一瞬间的事情。沈佳山特恨自己没出息,恨得咬牙切齿。是人就应该挺直腰杆子,堂堂正正。然而沈佳山的腰就是草,一根草辫子,揪揪散了。局长的眉眼没有不顺溜的地方,周正得厉害。见着了面对面了,沈佳山横看竖看,就是一个斗大的“怕”字,局长的头抬起了,他就得赶快低下去,天然的一对冤家。其实根本谈不上什么冤家,冤家是对等的对称的对立的对头,局长和他之间就是不对称,一边倒。所以,每次去面见局长,沈佳山都如同上杀床,心嘴子颤腿肚子颤,连蛋都颤着。

其实局长还是看重沈佳山的,没有沈佳山单位里就缺了一条腿,瘸子!报纸上登的,电视上播的,刊物上见的,哪一样都少不了沈佳山,单位里的人们私下里都叫他沈大拿,当然也有喊沈大吹的。在一次全体干部会议上,局长就号召大家向沈佳山学习,肯吃苦肯钻研老加班,讲得大家偷偷乐,也有捂着嘴哧哧出声的,沈佳山心里却暖洋洋一片,就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这几年,出席市劳模先进党员优秀公务员,荣誉说冒就冒出一个,雨后春笋。唯一遗憾的是上上上次提拔没赶上,上上次调整没位置,上次婴幼儿癫痫一般多久发一次用人没挪窝。局长对他讲,好钢要使在刀刃上,合适的人要放在合适的位子上。

什么是合适?沈佳山不知道,但他有时候就喜欢想,漫无边际。办公室主任合适不?其它科长合适不?有一次他还想到了副局长,和单位里的几个副职比较,好像也合适。念头冒出来,沈佳山赶快掐死了,消灭在萌芽状态。虽然消灭了,可心里还是暖洋洋的。这让他想起了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人人都有帝王相,人稠地窄轮不上。还让他想到了意淫。

最近大家老传,又要动干部了。这样的小道消息含有大量激素,雄的雌的一丛一丛的,让人蠢蠢欲动。沈佳山心里痒痒的,时不时想起主任的那句话,合适的人要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几天局里材料格外的多,手忙脚乱。加班加班加班,几乎是连轴转。沈佳山庆幸着呢,每次加班前,他都要到各科室走走看看,特务!看看单位有谁比自己辛苦,有谁没白没黑地加班,没有!想着主任的那句话,他信心十足干劲十足,伸伸手����背展展腰,当然也不忘自己为自己倒杯水,然后奋笔疾书。

斟字酌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个词不当换一个,还不当再换一个,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稳稳当当,一点不摇晃,沈佳山会长舒一口气。非此莫属就是一种成就,浑身暖洋洋的,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带着希望码字,意思非同小可,激素没完没了地分泌,心情没边没沿地阳光,一夜一夜地早晨。文章做就,修改修改修改,满意之后在雄激素的作用下,沈佳山小睡即起,小睡再起,像是演算一道简单的数学题,更像一只卧不稳的兔子。

你行吗?

行!

这次调整行吗?

行!

沈佳山把晋升的弓拉得满满的,一轮满月。小心翼翼钢丝游走,加班加点兢兢业业。眼睛熬成了猴屁股,血丝如一团乱麻,这根缠绕着那根,那根随意地搭在另一根上。沈佳山喜欢这样,广告效应。能力和辛苦是两只风火轮,亦或合肥哪家医院癫痫好是披荆斩棘的两把锋利的剑,其他人见了会退避三舍。会吗?不论怎样,大家心里都有杆秤,同事们有领导更应该有。在沈佳山的心里,只要是忙忙碌碌,就踏实,心底跟打了夯一般,硬棒棒的,更何况还有局长那句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合适的人要放在合适的位子上。满怀信心满怀希望,这让他常常有放声高歌的冲动,这种冲动有时候是在上班的时候,有时候是在走在路上,好几次半夜加班,他会“哇哇哇”地冒几嗓子,害的看门的刘大爷披着衣服匆匆忙忙跑上楼来,探进头看看,确认没事后就摇摇头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唱了吼了,沈佳山会对着办公室墙上的那面小镜子,自己和自己笑笑,或者做一个鬼脸,莫名其妙的激动。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沈佳山是哼着这首歌的调子上的办公楼,进的办公室,整理的昨晚加班写出的材料,二十几页4A纸,左�H右�H整整齐齐,一个崭新的订书机,“咔嚓咔嚓”订好,声音非常悦耳,如阅兵式上雄壮的脚步,坚定有力铿锵铿锵。当他整理好材料,拿着去给局长交差时,脚步由坚定而一点一点柔弱,到了局长办门前,铿锵之声消逝了,信心缺失了,希望渺茫了,那个没出息的家伙回归了。沈佳山脚后总是跟着一个胆小鬼,说附体就附体,尤其是每每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前,腿肚子一软,胆小鬼就趁虚而入,一下子就把被激发出的底气给抽空了,空荡荡如同挂在断臂上的一只破袖筒,稍有微风就摆了起来,轻飘飘的。

沈佳山费了很大的劲伸出手敲了局长办的门。肌无力!想到了这个词,沈佳山笑了。单位里的一个科长,前几年曾患过这种病,大大小小的医院没少跑,越跑越没劲,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连呼吸的力气也没了,最后人就没了。身体患上这种病很难治愈,其结果就是消亡,而灵魂呢?一个人的灵魂患上了肌无力,是不是会丢失,或者长春癫痫病好医院说会不会变成一个死灵魂呢?

“哈哈,小沈呀,搞出来了?”局长气色不错,声调也不错,很阳光也很磁性。然而当沈佳山和局长四目相对时,那个胆小鬼不仅附体,而且在他的肉体内拼命地折腾,刚发生的那点暖洋洋,如同一个顶在肛门边的屁,砰地一声就放掉了。

局长没急着看材料,真是破天荒。他把玩着手中的红蓝铅笔,笑眯眯地看着沈佳山,办公室里的空气凝固了,固体酒精一般,能点燃但不流动。

“最近听说了吧?”局长莫名其妙地问。

“……”沈佳山不知如何回答。是指动干部的消息,还是指别的什么呢?

“最近市委要求各局委办调整干部,咱们局空缺比较多一些,党组会议上,大家一致同意把你的职务问题解决了。”局长亲切地说。

“……”沈佳山激动着,脸红了汗也冒出来了,固体酒精被点燃了。

“虽然我们的位子多,但是提拔干部总是萝卜比坑多,这你是知道的。”

一个萝卜一个坑,拔出萝卜带出泥,萝卜块了不洗泥……,沈佳山的心里习惯性地冒出一串有关萝卜的词句。打住后,他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堵得喉咙连气都喘不均匀,“呼哧呼哧”。他极力地想控制,可越控制越难受,一个大胖子打呼噜似的,呼哧之间断断停停,粗则如牛细却游丝,似乎稍一用力就会拉断。紧张得厉害。

“哈哈……”局长爽朗地笑着,然后说:“小沈,你放心,尽管竞争的人很多,我们还是考虑到你任劳任怨、辛辛苦苦地工作,准备给你挤出一个位子,局里决定成立信息中心,编外是编外,待遇是正科。你去做主任。当然啦,办公室副主任还是要兼着。”

局长的一席话,让沈佳山颠簸着,一会儿浪尖一会儿谷底,终究还是准备提拔了,娶媳妇总比出殡强。沈佳山心里暖洋洋的,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冉冉,冉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