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我是长脚的资产纪实

时间:2021-07-09来源:严微追梦文学网

是等待无能的主管离职?还是等待人力资源部帮你规划生涯……

  在眼下这个“怀才不遇”已不复存在的年代,没有人也没有机会再等你跑过千里之后,才发现你是一匹千里马。 如今在欧美,一些“新年轻主义者”把22岁大学毕业到25岁之间这三年定义为“青春前半场”,对一生的影响堪称深远重大。本文的主人公潘盈正是这样一个“新年轻主义”的实践者,她的职场成长故事充满了智慧与启示。 输家不是没进步,而是进步慢 2004年夏天,22岁的我大学毕业了。参加了人才市场的招聘会之后,我才领教了什么叫人山人海。在那种乱哄哄的地方,谁要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真是见鬼了!因此,我只去了一次,回来就哭了。 男友刘强比我早一年工作,在沈阳开发区的外企诚天高科上班,工作很忙。他最见不得我哭,希望我能有个安稳的工作。正巧当时一家名叫“天际线”的会展公司想接他们公司的活,就介绍我进了会展公司。他怕我看不上这种小地方,还对我解释:“大公司有什么好?你是新人,什么都要从最底层做起,机会少。而在一个小公司,很容易显山露水。到那个时候,大公司来挖你还要看你愿意不愿意呢!” 当然,刘强之所以让我去天际线,还有另外一个想法,他不喜欢我成为像他老板那样的女强人。

  “一个女人要是活成那样,再成功又有什么意思?!”刘强说的那个女人叫董梅,有国外教育背景,现任诚天高科高级执行总裁,是他的顶头上司。 到公司上班之后,我接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应对董梅。诚天高科是一家上升速度很快的高科技公司,我们希望能够为他们做一个“会展服务”。具体一点说就是,我们要在年底办一个与高科技有关的展会,希望刘强他们公司能够参与进来并投入一定的费用,我们将在会场上突出他们的产品,还可以给他们一个主题发言的机会。 上班第三天,主管让我给诚天高科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打款过来。我问电话打给谁,他于是递给我一张董梅的名片。我想也没想就拨通了电话,结果说了不到三分钟,我就被对方气得变了脸色。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找主管诉苦,主管却先找到了我:“你是怎么和董总谈的?人家说你们公司的员工太没有素质,不给打款了!” 我?我说什么了?我眼睛里含着泪,一句话也说癫痫病能不能治疗不出来。刚才在电话里我不过是刚说了个开头,她那边就说:“对不起,我们公司并没有准备参加你们的会展。”我说:“可是我们主管要我向你们催款子,说你们答应了。”她那边笑了:“笑话!我们答应了?有合同吗?你们主管可真有意思。”

  即使我的男友和公司老板认识,但又有什么用呢?主管一口咬定是我的这个电话导致了公司的重大经济损失——那是好几十万啊!好几次,我都想去找老板解释,但是却开不了口。后来,我把这件事对刘强说了,他那几天忙得像个机器人,根本没听进我的话,末了说了一句:“董梅那人就那样,你别理她!” 我气得大叫:“她人怎么样跟我没关系,可是我现在没法在公司混了。人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大笨蛋,把我们主管谈成的业务给弄飞了!” “不会的,你是一个新人,路遥知马力,你有大把的时间证明自己。” “不行!我了解过了,公司以前辞掉的员工,不是他们没做出成绩,而是他们的成绩产生得比别人慢。我不等,我要你给我们老板打电话,告诉他我是冤枉的。” “你们老板?至于吗,为那么点事儿?再说了,我打这个电话合适吗?他凭什么相信我呀?还不如董梅直接跟你们老板说呢!”刘强一边说一边吃牛肉面,一点没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那好,一会儿我跟你上你们公司去。我要找董梅,她非得把这事说清楚不可!” 面条滑到桌上,刘强吃惊地望着我:“潘盈,你没事儿吧?董梅是我们老总,连我们见她都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 我站起身就走,懒得再理他。 老板要的是能干的员工,而不是一天到晚要他伸张正义的部下 我终于见到了董梅。 她是一个看上去很精干的女人,有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头发服服帖帖地梳在脑后。穿着一件珠灰色西服短款上衣,简单地敞着,里面是一件深V型领的白色粗纺连衣裙。 我递上自己的名片。她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然后问:“潘小姐,你没有预约,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前台没有拦住你?” 这有何难?我说自己是刘强的女朋友,前台能不让我进?至于我进去之后敲哪个门找谁,前台小姐难道还跟着我?不过,我不打算跟她解释这些,于是我说:“董总,我知道您很忙,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听我说话。所以如果您不反对,我就从我认为重要的讲起吧。” 她看了我一眼,很深很深。我开始讲,还没嘉峪关癫痫病医院好吗,这样治效果好有讲完,就被她打断了:“你的故事我没兴趣,太乏味了。” “不是我讲得乏味,而是这件事情本身就无聊。”我不卑不亢,心想:你又不是我老板,我在乎你什么?再说,平常刘强受你的气还不够吗?今天我是来报仇的! “这件事的确无聊,但至少你可以说得简短点。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你认为是因为我的缘故,使你在公司蒙受了不白之冤,所以你现在希望我给你的老板打一个电话解释一下,对吗?”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佩服她的理解力。 “我告诉你,我不想打这个电话。

  第一,这不是我的事,你要丢饭碗,不是我要丢,我为什么要为你浪费时间?

  第二,即使我打了电话,假如这件事另有原因的话,比如你的主管是有预谋的,他根本没有跟我这边谈妥任何事,但找你来做替罪羊,结果对你而言都是一样的。你可以想想,既然这个电话很重要,他为什么不自己打?而要让一个进公司不到3天的新人去打?所以,如果你连这些都考虑不到的话,对天际线这样一家主要做对外服务的会展公司来说,有无你这样一个员工都无关紧要。” 这一次,我不得不真心佩服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她很优秀,真的。在此之前我从没遇到过像她这样思维缜密的女人。就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妈还在劝我:“算了吧,这种事常有的,被人误解一次两次没有关系的,日久见人心啦。” “那我怎么办?我直接去找我们老板把事情说明白?”我眼巴巴地望着董梅。那一刻,她仿佛成了我的救星。 “你觉得这个主意好吗?老板凭什么相信你呢?再说,就算他相信你说的话又能怎样?最多他认为你受委屈了。对于老板来说,他要的是能干的员工,而不是一天到晚要他伸张正义的部下。” “你是说,我只能忍了?”我以探索的口气问她,“我妈妈就常常教育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退了这一件事,后面就会有1O件事等着你退。你今年多大?哦,22岁。我告诉你,人的一生长着呢,你不能从一开始就退,那样你会退掉你的一生!” 我的脑子就像暴风雨中的窗户,被她说得一会儿开了一会儿又关了。 “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了,除了,除了我能从您这里拿到定单,并且为您做好这个项目。您可以信任我!”我鼓足勇气说。 癫痫病人怎么治“这确实是最解恨最有效的办法,一来你不仅可以拿到如你所说的实习期提前通过后的15%的加薪,而且可以凭这件事情摆平你的主管,甚至可以进入老板的视线——因为丢掉的生意被你捡回来了,这比做成一桩其他生意有意义得多。可问题是,你如何搞掂我?我凭什么让你做成这桩生意?”董梅的目光坚定而自信,略带一点咄咄逼人。 我正准备说话,董梅扬了一下手,“好了,潘小姐,你已经占用我半个小时了。这样吧,你在明天的这个时候还有15分钟的时间说服我参加你们的会展。我希望明天不仅能听你说,还能见到文字及光盘。” 我差点要惊叫起来,这怎么可能!

  但是她已经站起身来:“遇到机会,你最好勇敢地表现自己的能力,不要让它被沙土埋起来。我们过去总说是真金子就不会被埋没,可现实是,又有多少金子被埋在我们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晃晃悠悠地从董梅那里出来,等回到公司,我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无所畏惧起来。主管、同事,我不再在意他们对我的看法。我相信自己很优秀,相信自己能成功。 一直到刘强来办公室找我,我才知道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后来,他默默地帮我刻光盘,做数据,复印文案,我们一直忙碌到清晨,然后手拉着手去永和粥铺吃早餐…… 我是企业长脚的资产,但我不跑 2005年10月,也就是参加工作一年零两个月后,我已经成为公司的新业务主管,而董梅的公司已经是我们公司的VIP客户了。他们公司要做的事情太多,经常我们刚刚做完他们的一个新品发布会,又要接手做他们的下一个嘉年华会,有时候还要为他们做巡回展会。

  董梅对我说:“潘盈,你是那种给你一个台阶就能上去的女孩,但你还不善于主动找台阶。” 她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董梅对我说,她当年找工作的时候,四处碰壁,没有我那么好的运气;她曾经一年换过四份工作,我刚工作时候遇到的那种倒霉事,对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到后来,她终于申请到奖学金,出国留学了。 董梅说:“你知道我怎么在美国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吗?我告诉你,假如你跟人家说自己没经验,什么都不会,人家不会觉得你是在谦虚,而会认为你是在浪费他的宝贵时间。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美国同学的婚礼上得癫痫病治疗西安哪家医院好到的。在婚礼上,我遇到了公司的董事长李楚冰先生。

  他问我:‘你擅长干什么?’我反问他:‘你需要我干什么?’他说:‘我有一笔钱,需要有人给花掉。’我说:‘这正是我的擅长。假如你打算把这笔钱花到中国去,你找不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我的语气是那种略带顽皮的,半真半假的。 后来,李先生说我当时的玩笑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他不知道那是我处心积虑事先设想好了的——我早就知道他要去那个婚礼,他是新娘的叔叔,新娘曾经跟我提起过他要去大陆投资。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觉得,第一,这是我的一次机会,我要试试我的运气;第二,就是失败也没什么,还可以总结经验,再接再厉,没什么了不起的。不是有一句话这样说吗,人生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晚!但是我想告诉你,还是早一点好,早一点你有充裕的时间,因为失败了还有机会重新再来。

  我第一次见到你,心里就想: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可千万不要不明白这个道理,像我当初那样,傻傻地四处碰壁。你年轻,怕什么?就是要找机会展示自己。如果不赶紧浮出水面,你就会在水下窒息!” 我们的这番长谈是在巡展之后。那次巡展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2006年11月,我遇到一个参加海外培训的机会,课程极佳,但费用也不薄。我知道公司此前没有过先例,很难批准让我参加。但这项培训对我来说机会难逢,因此我甚至想到了辞职。后来,在董梅的指导和建议下,我鼓起勇气向公司老板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向老板详细说明了参加这项培训的好处,比如培训课程结束后,我会具备领先的工作技能及开阔的世界观。

  接着,我将我外出学习后可能导致的工作环节上的问题一一列出,然后又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最后我告诉老板:“我知道公司所承担的风险,因为员工是一种长脚的资产,哪个企业都不想让自己的资产流失。我是长脚的资产,可我不跑!”

  听我说完,老板说:“好,我同意。” 事实证明这一决定是多么正确。我真庆幸自己当初能明确提出参加培训的要求,而不是贸然辞职。如果我辞职了,哪还有现在这种每天以最好的工作表现与绩效报答公司所带来的快乐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