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安浮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严微追梦文学网

第一幕

不管她走在哪里,不管她和什么人接触。

我都会听到这样一句清晰的话:

安浮是个贱。

和安浮在一间酒吧里认识。

那晚她化着烟熏妆,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衫,端着倒满葡萄酒的高脚杯在一群男人中间笑的花枝招展。( 网:www.sanwen.net )

我坐在吧台前看着这个放荡的女人,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嘲笑。

“一个人喝闷酒有意思么?”摆平那群男人后,安浮扭着纤细的腰身来到吧台前:“介意我坐下吗?”她指指我身边的座位,那双化了眼线的猫眼此刻要多妩媚有多妩媚。

我耸耸肩,不排斥也不接受。

“你不说话。”她的声音像磁糖般吸引着我。

“因为没话说。”我把转椅转向她,故意把脸往她身前靠了靠:“还是你希望我对你说什么。安小姐。”

她顿时哑然,半张着那张饱满的双唇,模样极其诱人。

“你认识我?”

安浮身体往后移了移,看着她这个动作我不禁在心底感到可笑,一个在场出没的女人,装什么纯啊。

“安浮,恩,是个不错的名字,就像你的人一样。轻浮里携带着刻意装出来的气质。”

我盯着她那双魅慑人心的眼睛,我承认安浮的美是任何人都无法媲。

可就是这么一个气质具佳的女人,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口中所辱骂的骚货。安浮依旧笑容可人的把玩着手中的高角杯,忽然间她那张面色红润的脸笑的十分夸张:“你知道和你们这些男人玩的时候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我微微怔住不明白她干吗要这样问我。

安浮没有给我思考的,她直接性地给我说出了下半句话:“陪你们男人玩就是为了看你们男人那自以为多干净多高贵的嘴脸。”她停顿了一会儿,将杯中的葡萄酒灌进胃里:“你们男人所胃的不就是那些看到男人就会害羞就会脸红的嘛。那些没被河南看儿童癫痫医院男人碰过的女人才是你们所向往的不是嘛?那你们为什么还来这种不干净的地方,和我们这些放荡成性的婊子有所接触呢?一句话,男人比婊子还肮脏。”

安浮的话让我找不到理由反驳,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叫来服务员结了账,连同我的那份。

临走前她递了张纸条给我。

“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安浮笑容可爱,忽然发现她跟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两个字一点都不符合。

我摇了摇头,苦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第二幕

自那次后我就一直想着安浮,想着那天的情形。

安浮。

我想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名字。

“伽,安浮是谁?”

有一天早上醒来,睡在身边的小美这样很突然的问我。

我知道我喊了那个名字,因为刚才我在着安浮。

“哦,一个。”我唐噻着。

“女的?”

“都说了是一个朋友,你那么在意干吗!”

我从床上坐起,有些不爽的跟小美说。

和小美是在一个星期前认识的。她是一名商场服务员,性格很和善。在别人眼里也是个标准的乖乖女。

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睡在自己身边的是小美,心里却想着那个安浮。

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本性,不知道。

小美穿好衣服下了床,看的出来她有些委屈。

我很内疚,跑下床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原谅我,以后我不会这样了。老婆,原谅我好吗?”

小美转过身很听话般地点了点头。

我想这就是原配与小三的差距吧。

原配会为你哭为你。

而小三永远只向你的钱包看齐。

因为你给不了她们,你只能给她钱。

又来到“白米兰酒吧”

不过这次却没在这里碰到安浮。

<西安看癫痫的好医院p>心蓦的很失落。

男服务员上来倒满酒便又绅士地离去。

我想如果他换成安浮那该有多好。

“听小美说你最近老爱往酒吧跑,怎么回事啊。”

大学宿舍里罗亚问。

“没什么,喜欢上那里的气氛而已。”

我点了杆烟,在椅子上坐了起来:“今天晚上一起去?”

罗亚点点头,看着我说:“不要说你在外面有了女人。”

我抽着烟,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那晚我打了纸条上的电话,确实是安浮本人的。

后来游乐场所改成了KTV。

包间里总共九个人,四女五男。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安浮,她依然那样光鲜照人。

和另外三个大学比起来,安浮那就成熟美丽多了。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安浮。”

今晚安浮披着垂腰的黑色头发,身上是一袭纯棉的碎花小群。

整个人看起来多了。

我在心底冷笑,这个女人勾男人的手段就是多。

“她不就是W大学那位鸡吗!你怎么认识她的。”罗亚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我瞪他一眼,起身让位给安浮。

“这些都是我同学,大家都互相认识下。”我低着头启着酒盖。

一个在夜场穿梭的女人就是不一般。

一群陌生人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能被她迷倒在身下。

女人的本能。

“等会去我家吗。”

看着满地的酒瓶,还有那几个缠绵在一起的同学,我不的不佩服眼前这个女人,喝这么多还这么清醒。“那走吧。”我笑语。

“你先去洗洗,越干净越好。”

到了安浮家,我在沙发上坐下,一脸挑逗地望着她。

“你嫌我脏啊。”她倒在我身上,手不安份地在我脸上游走。

“你觉得呢!骚货一个。”我推开她黏在我后背的手,低秽着她。

有先天性癫痫吗?

“那你还跟着我回来。”她重新站起来,走到浴室门边又回过头来说:“一起吧!”

极具诱惑力的一句话。

第三幕

叮......

早上醒来,我半躺在床上,手里捏着半截烟。

低着头看着还未醒来的安浮。

手机铃声还在一直响着。

“怎么不接啊!很吵啊!”安浮醒来,拿过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替我接了。“喂…他不在,等会打来。”

然后是挂断声。

“昨晚舒服吗!”安浮在床上坐起来,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

“干嘛不说你还是个处。”我将最后一口烟抽尽,转过身安静的望着她。

“你认为有人会信吗!”安浮笑笑,在床上又躺了下去:“你走吧,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小美。”

“我知道。”

我看着安浮,心竟然会疼起来。

“知道嘛,我喜欢你,在很早,在你校门口,是那种一见钟情。”

“不过当时你有女朋友,而我也早以退学在夜店出没。”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跟那些男人在一起时我只陪酒。”

“那天在酒吧遇到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故意上前搭讪你。可是你的话真的很锥心。我知道这不能怪谁。”

“安浮,”我伸手撩开她面颊上的发丝,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

对不起,这些我都不知道。

回到租的房子里,此时小美已经收拾好她的东西了。

“我走了,以后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

小美站在行李箱前,眼睛有些红润。

“小美,”我走到她跟前,拉住她的手。

我不知道该如何挽留她,或许小美的一生注定不会在我的世界里停留。

对不起,我不爱你了。

第四幕

快毕业了,我站在宿舍门外,双眼却不知道要在哪里停伫。

罗亚走来,他陪在我身边,说:“伽武汉市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快要踏入社会了,你有什么打算。”

我摇摇头,望着远处的天。

一个星期前

安浮突然打电话来,说她要离开这座城。这是那次从她家里离开后第二次来。

安浮在客厅里抱着玩具熊,像个失魂落破的般蜷缩在沙发上。

“安浮,”我在她旁边蹲下,拍了拍她的脑袋。

“伽,我们去步行街吧,我想让你陪我走走。”安浮抱着我说。

我点点头,拉着她下了楼。步行街上人很少,安浮在前面跑着,少了以前的妩媚,多了些天真。

这或许才是真实的安浮吧。

趁安浮不注意我拿手机拍了张她的照片。

可是谁会知道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一张她的照片。

“伽,我们玩个游戏。”

“好。”我揉了揉她那头被风吹乱的发。

于是游戏开始

(我和安浮商量好背对背走一百步,如果我答应和她在一起就回头。如果不答应就一直走下去。

)五十步了

过程总是让人感到

回头过后是一生的

不回头则是留给那女人一道伤口

游戏结束

我选择了放弃回头的机会。

这场始终不属于我

安浮

你要的幸福我徐伽给不起

三天后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摘新闻:

“白米兰酒吧”小姐安浮在八月十七日自杀在步行街。

死因不明

第五幕

已经毕业一段时间了,我在单位时,留在大学复读的同学却突然给我送来一封安浮生前写给我的信。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才寄来。

信的内容是:

为什么和他们一样

把我当成婊子

最后一句是: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脏吗?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